返回上一页 第五百零六章 夜空中闪烁着的圣贤,那是我们的祖先 回到首页

第五百零六章 夜空中闪烁着的圣贤,那是我们的祖先
捡到一只始皇帝第五百零六章 夜空中闪烁着的圣贤,那是我们的祖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天色渐渐变得漆黑,天空之中很快就布满了星辰,那些明亮的星辰形成了一道璀璨长河,是那么的迷人。一辆牛车正不急不慢的行驶在道路上。这里的道路较为平坦,在夜里也能安全的行驶,这在几十年前的赵地,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曾经来进攻赵国的秦国军队都曾抱怨过赵国的道路,嗤笑着说:赵国的道路可以比得上十万赵国士卒。

不过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这些年来,始皇帝为了有效的控制广袤的国土,最上心的就是道路,各地的道路都已经被翻修过,缩短了路程,也改善了路况。年轻人坐在牛车上,牛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,在他身后,还有不少的弟子们,他们步行跟随在气候,随意的聊着天,谈论着彼此的政见。

“当初,曾有大臣上书,请求陛下从咸阳修建前往各地的皇帝道路,名为驰道,以便陛下巡视天下...”,牛车上的年轻人忽然开口说道,在月色下,弟子们看不清他的脸,只有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,才能发现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前方的道路。即刻有弟子开口询问道:“老师,那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这样的道路呢?”

“子劝谏陛下,子说:修建道路可以让各地紧凑在一起,可以让相隔两地的朋友很快的见面,可以让陛下命令在几天内到达远方,可以让士卒们迅速聚集起来赶到战场...如今您要修建的驰道,却只属于您一个人,除却方便让您巡视各地之外,并没有任何的作用,这就违背了修建道路的初衷。”

“国家的钱财来自于百姓,应当用于百姓,我听闻用百姓的钱财造福百姓的国家,一定会因此而兴盛,用百姓的钱财来造福君王权贵的国家,却一定会因此而灭亡。”

“陛下以为然,即刻停止修建驰道,将准备修建驰道的钱财用以在全天下翻修道路...修建了从咸阳前往各地的道路,而且这道路不再只属于陛下,天下人都可以行驶...”

听着张良的讲解,弟子们神色激动,他们都是杂家马服学派的弟子们,子所做的这些事,让他们也觉得骄傲,其他学派千里迢迢的来找我们辩论的时候,最好记住,你这一路能平安的走到这里,是因为我们学派的圣人。张良听着他们的赞叹与惊呼,摇着头,他继续说道:“我在今年,向陛下上书,请求陛下增设道路税...但凡经过新道的车马,就要根据车辆大小与货物数量来缴纳税赋。”

听到他的话,弟子们有些不理解,即刻问道:“老师,子提议修建道路,是为了方便百姓,加强各地之间的联系,您这样收取道路税,难道不是违背了初衷吗?”

“这就是我想要告诉二三子的道理啊,子说: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子说:国家应当行使自己的职能。修建道路所需要的钱财是很多的,每隔几年都是需要维护的。国家不能残暴的征税大量的税赋,弄得天怒人怨,可是也不能放弃自己的职能,收取一定的税赋,用这些税赋来改善民生,增加国力,这是必要的。”

“那子为什么没有提出这样的办法呢?”

张良沉默了许久,他回道:“仁也。”

“子爱民,当初子入秦,昭襄王为他驾车,请求他来担任秦国的国相,子说:他无法担任国相,不是因为谦逊,是因为自己的弱点。子的弱点就是太爱民,他认为,自己若是担任国相,会无限的减轻百姓的负担,将国家的钱财全部用在民生之上,从而导致秦国出现民富国弱的情况...子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弱点,只是啊,他这一生,都没能改变啊。”

弟子们沉默了许久,都说不出话来。只可惜,天色已黑,他们没有办法来记录这些话,只能暂时记在脑子里,准备明日再记录下来。

“子对百姓的爱,是没有人可以比得上的,故而,百姓对他的爱,也是没有人可以比得上的。我听闻,子说:爱护他人的人可以得到他人的爱护,这并不是虚假的。如今我们走在赵地,还能因为马服学派的缘故得到百姓们的款待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啊!”,张良说着,众人又想起了这一路上的情况。

无论走到哪里,只要听到他们是马服学派的学者们,当地的百姓们就会非常的激动,他们会说出一些不知真假的马服君的事迹,甚至每个乡邑,都有一些关于他的传说,他曾来这里给众人粮食,他曾站在这里解救百姓,这些被石头围起来的地方就是他曾经站过的地方...尤其是当重新整顿乡邑城池的时候,各种关于子的地方就出现了。

什么马服立乡,武成仁里,乃至是一些山林,都被冠以马服,武成,赵这样的字样...那些百姓非常的热情,请求他们住在自己的家里,拿出自己最好的粮食来款待他们,当他们为百姓宣讲马服学派的道理的时候,就是最顽劣的人都会坐下来,聚在他们的身边,认真的听着。

马服学派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通俗易懂,子为了让天下人可以听懂自己的学说,用了很多通俗的词汇,“天下人都是一家人”,“一个人的尊卑体现在他的行为上”,这些东西在其他圣贤的书籍里可不会如此直白的写出来,只有子是例外的。当他们来到赵地后,尤其如此。

这里甚至还有一些老人,他们说起当初跟随子作战的事情,眼眸里满是光芒,有人看着他们痛哭,却是想起了他们那已经逝世十年的马服君。听着子的传说长大的孩子们,对子就更加崇拜,甚至不许任何人来评价他。

经过了数天的行路,众人终于靠近了马服城,这里是子生长的地方,在近些年里成为了邯郸郡内的第二座大城,这里已经看不出当初的马服乡邑的模样,张良在书里曾读到的关于马服的描述,跟如今是截然不同的。在城池门口,张良再次开口说道:“子生长在这里,在后来,子曾回到这里,想要定居在这里,安度晚年。”

“不过,当子返回的时候,却发现这里已经不是他记忆里的家乡,他为此发出感慨:在外数十年,已经找不到家的方向了。我在子留下的对话里,能看到子心里非常的落寞,他很伤心,大概是因为他失去了那些美好记忆的寄托地...不过,他曾开心的对文信侯说:家乡没有了荒芜的耕地,没有绝望的需要拯救的百姓,我的使命算是完成了。”

“子能征善战,他却非常的厌恶战争,子有仁爱的名望,天下人认为他是拯救者,可是他却厌恶自己的这个名号,他宁愿自己默默无名,也不愿意百姓需要自己这样的拯救者...天下人赞扬子的仁德,子非常的失望,他认为,善良仁义这本来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,是每个人都应该坚守,不值得专门提出来。”

张良认真的说着,不只是他的弟子们,就是那些准备上前来盘问他们的士卒,都愣住了,论对子的了解,张良或许算得上是第一人,他一直都在钻研着赵括,甚至理解赵括每一个阶段的心理与思想活动。他这次带着弟子们前来赵地,就是想要沿着赵括曾经走过的道路再走一遍,寻找更多自己被忽略的东西。

士卒们看向张良的眼神都有些不对,这些镇守在马服的士卒们,一下就听出了对方说的子是什么人,他们(本章未完,点下一章继续阅读)

捡到一只始皇帝 https://m.lnwow.net/info-7958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