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 第五百零二章 回家 回到首页

第五百零二章 回家
捡到一只始皇帝第五百零二章 回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始皇帝十四年,月氏内乱,因为甘罗的干预,在河西走廊爆发了一场惨烈的大战,从秦国边陲到西域,有超过十六个以上的小国与部落参与进来,这场战争持续了两年的时间,到始皇帝十六年,秦国马服君康率领北军前往边陲,以月氏战争波及秦地,为月氏王平定叛乱的名义,正式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。康率领北军,在月氏地伏击来犯的羌人,初战大捷,斩获三万,羌人惶恐,想要撤离战场,马服君令将军蒙恬为主,曹参辅佐,分兵进攻羌地蒙恬将军采取攻心之策,多次击败羌人,却善待其首领,不加以残害,释放俘虏,不滥杀,使得羌人很快就失去了反抗的意志,大多羌人部落的首领感蒙恬之恩,率众来降。始皇帝十六年,秦国在西北设立羌夷道,管辖当地百姓,修建道路,开设学校,开垦耕地。马服君康继续率主力进攻,在月氏王帐外击溃了月氏叛军,处死了其首领,斩获六七万,随即又袭击了月氏王的军队,斩获两万,月氏王仓皇出逃,逃往了西域,马服君以将军王贲为主,令杨端和辅佐,分兵攻打匈奴,自己则是率领主力继续追击月氏王的军队。匈奴在先前的战事里吞并了不少部落,恢复了些实力,王贲与头曼单于大战,数月而不能胜,双方对峙在北地外,将军司马尚与李信出雁门,与王贲夹击头曼单于,头曼惶恐,即刻北上逃亡,司马尚与王贲追击,李信半途迷路,与丁零军遭遇,斩获两万。始皇帝十七年,河西走廊平定,月氏继续逃窜,秦国在扶风郡外设安定,金城二郡。马服君驻扎在安定郡,并没有急着追击,在月氏人进攻西域各地,开始混战之后,马服君方才不急不慢的出击,先后又击败了月氏的溃兵,乃至地方的部落,开辟了巨大的疆域,始皇帝十八年,设武威郡。西北的战事还在持续,太尉王翦制定了对西北的战事计划,又提议操练一支军队,作为北军的备用,时年,皇帝设立一军,驻地与扶风郡,为西军,以太尉王翦操练之,共计五万人,分五校,为北军之备用。是年,东胡王病逝,遗令全国东迁,不可与秦争锋。东胡王之长子即位,与朝鲜二国勾结,侵犯辽东,李牧将军率军出击,斩获六万,斩东胡王之首。东胡分散,各自为政,部落不和,相互争斗,是年,辽东人曰可杀,李牧将军阻之,提议安抚,有四个东胡部落先后臣服,入辽东等地为民。李牧将军又出朝鲜,破后燕,俘燕王丹,丹戴冠佩剑持书,自杀。始皇帝十九年,马服君兵出武威,破月氏,又破乌孙,设张掖,酒泉,敦煌三郡。皇帝大喜,以马服君康为马服侯。马服侯上书,请伐西域,韩非及群臣劝阻,以为北军多年征战,国力耗费巨大,不可再征,皇帝以为然,令马服侯回师。始皇帝二十年,北军返回咸阳官吏们站在道路边上,抵着身子,来迎接这支远征军,北军将士昂首挺胸,走在道路上,领人瞩目,在中军的位置上,赵康站在戎车之上,在他的身后,马服的旗帜随风飘扬,无数百姓惊呼,多年的征战,让赵康看起来更加的成熟,整个人虎背熊腰,站在戎车上,威风凛凛。咸阳渐渐出现在了眼前,赵康让北军将士们停下来,自己的戎车则是来到了前军的位置,在远处,皇帝率领大臣们来迎接这位猛人,说是猛人,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,这次对外战争,赵康与甘罗算得上是首功,甘罗的功劳是削弱了西北各国的实力,让他们自相残杀,甚至是吸引了很多的敌人,而赵康的功劳,则是灭了他们。在出兵之前,众人想过赵康会平定月氏,可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,在三年的时日里,赵康马不停蹄的一路战斗,几乎是没有阻碍,就征服了从扶风到敦煌的所有土地,就这段距离,一个骑士骑着骏马也要走上个一年,故而,赵康这速度就非常的惊人了,这一路上可以说是百战百胜,打的月氏,匈奴,羌都是抱头鼠窜,直呼不可战胜。他都几乎没有什么停顿,打完一场接着就是一场,结果这几年打下来,北军的伤亡还不到两万人,就是太尉王翦,都被赵康的进攻效率给吓坏了,说不出话来当赵康走下了戎车的时候,皇帝大笑着,走到了他的身边,跟他一样,嬴政也是成熟了很多,开始朝着大腹便便的方向发展,虽说也是强壮,可是比赵康还是矮了不少。赵康拜见了兄长,方才跟着他走进了咸阳,北军将士们则是返回校场,在那里接受他们的赏赐。“拜见仲父!!”,帝国年轻的太子恭恭敬敬的拜见了赵康,赵康看着面前的扶苏,冷酷的脸上总算是出现了些笑容,“不错啊。”,说着,他就拍了拍扶苏的肩膀,扶苏浑身摇晃,险些没能抗住,虽然疼,却还是非常的严肃,看到他这个模样,赵康撇了撇嘴,抱怨了几句,就去参加宴会了。宴会还是一如往常,赵康变得稳重了很多,不再像从前那样吹嘘自己的战绩,不过,他纵然不说,也没有人敢小看他,皇帝赏赐了他不少的礼物,就连王翦也是坐在他身边询问他到底是如何做到这种进攻效率的,而大臣们已经开始了吹嘘,众人笑着夸赞道:“不亏是武成侯之子,有其父之风啊!”“是啊,我听闻武成侯曾留下了一部兵法”“当初武成侯也曾在半年内从咸阳推进千里,一路到魏地”赵康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,他想要说些什么,却什么也没说,低着头,苦涩的吃着酒。赵康刚刚回到咸阳,皇帝也没有留他太久,等赵康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府邸门口的时候,府邸内静悄悄的,赵康叩响了大门,敲了许久,也没有人开门赵康皱着眉头,猛地一撞,就将大门给撞开了。赵康走进了府邸内,府邸内空荡荡的,院落内的那颗老树早已枯萎没有半个人影,赵康似乎有些醒了。“哪个贼子?!敢闯我大父府邸?!”,忽的传来一声吼声,就看到一个人猛地扑了过来,赵康来不及反应,就被扑倒在地,挨了几拳,赵康大怒,一个肘击,只听得一声闷哼,从后袭击自己的那人就不动了赵康站起身来,赵修正趴在地面上,捂着脸,痛的直哼哼。“反了你了!”,赵康气不过,又踹了一脚,这个时候,借着月色,赵修看清了父亲的脸,“啊?父亲?您不是在皇宫赴宴吗??”,赵康咬着牙,这刚刚到家就吃了赵修几计闷拳,实在是倒霉,他愤怒的说道:“我这刚刚回来,你又怎么在这里??”“我听到这里有响动,还以为遭了贼,天这么黑,我又看不清楚”“你这混帐!!”,赵康又踹了他几脚,只听的背后忽有人大吼道:“哪个贼子!敢闯我大父府邸!还敢伤我兄弟!!”

捡到一只始皇帝 https://m.lnwow.net/info-7958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