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 番外影16 回到首页

番外影16
下堂王妃番外影16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关上门,不管外面的人如何想,也不管那在半路上显些滑了一跤的欧阳长祺,来到影的面前,一改刚刚在欧阳长祺面前嚣张的样子,小媳妇似的站在那里扭捏着。938小说网 www.938xs.com

影早已发现站在他面前的韵琦,可他却认真的看着账册,一副我没发现的要样子。

韵琦恼急,可却也无奈,毕竟刚刚是她做错事了,这要在外人眼里就是她与人在这里幽会了。

“那个,我,我,我和那个叫欧阳长祺的家伙真的没有什么,是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我吓了一跳,没有反应过来,才让他牵了我的手的,真的,没有骗你的。”

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,不知这样说,他会不会不生气了?恩,还好,脸没黑。

“我要一套青花瓷的茶具。”影没有抬头,眼睛依就盯着手中的账本看着,语气平静,听不出是喜是怒,不过,要是低头就会发现,他的眼睛闪着笑意与暖意。

“啊?”什么意思呀,天外一笔?幽韵琦朦了,影这是说什么?他们是在谈茶具吗?

抬头,语气再次平静,眼睛的笑意也收了起来“还不去买?”

真是的,又摔了一个杯盖,那套茶具还要怎么用呀,不需要补过一套新的吗?

影不会承认,他非常的欣赏韵琦的活学活用,夫唱妇随,用那杯盖给那欧阳长祺解穴。

“哦,好,我这就去。”还是不明白,但影说了去买,那就去吧,去买套漂亮的,也许影的心情会好的。

边说边往外走,还在想着,影要青花瓷的哦,是祥云斋的好些呢?还是和瑞斋的好呢?要不两家都去看看台,虽然是一东一西,但用轻功应该会快点的。

……

“少爷,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重掌大权,削弱我们的权力吗?”

在一个类似账房的地方,一个长相普通,身体瘦弱的中年男子在一青衣男子身后说着,由于那男子背对着坐着,所以,看不清他的长相,从背后看过去,隐隐有着几份书卷气。

声音刻意压低:“你先给我把手头上的东西处理好,其他的我会派人去阻拦,最近给我收敛些,别让他抓到了什么。”

“是的,少爷。”那男子谦卑说着。

青衣男子的手指轻轻的扣在红木桌上。“给下面的人都说说,让他们明白,现在是谁在当这个家。”

“是,少爷”语气里已明显有着兴奋,太好了,他就知道没跟错了,少爷定会让那小子好看。

只见那男子不在言语,只是拿着桌上的账本随意的翻着,他悠闲的举动,像是一点也不为眼前的状况担忧一般。

他的确是不担心,以那人的能耐想和他斗还远着呢。

“影,那个,我和爷爷联系了,爷爷说,要你去燕子楼见他。”低着头,幽韵琦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影是个不喜见人的人,他肯见爷爷已是万好,她原本是打算请爷爷来宇文府的,可是爷爷却说什么也不肯,就要影去燕子楼。

“好”幽韵琦没有猜错,如果是别人,他一定不会去见,但那个是是她爷爷,是他认可了的长辈,他前去拜访是应该的,另外,人家的孙女儿嫁给了他,一生的基业也给了他,他没道理还拿乔。

“你同意了?”影的干脆让她万分高兴,她发现了影最近待她越来越好了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她睡相不好,有时候手脚会乱放到影的身上,也有时候会往影的怀里钻,以前影都是直接把她推开的,现在,她半夜醒的时候会发现影总是会抱着她睡,而她整个人就那样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,每当这个时候,她就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了,然后小心翼翼的动也不动,闭上眼睛却了无睡意,心里一个劲的甜蜜的要死。

“影,这就是燕子楼了,爷爷就在里面。”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。

“爷爷是个聪明人。”这小竹屋,是人也不会相信这会是江湖鼎鼎大名的情报楼,这,就像是个猎户屋。

“爷爷听到一定会高兴死的。”边说边推天竹门。

“死丫头,爷爷才不会高兴死。”楼子楼楼主,幽冥手,如同他的名字一般,神出鬼没的突然站到了二人面前。

影连身形都未动一下,似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,而不是突然冒出来一般。“宇文敏之见过爷爷。”

文绉绉的不符合他的风格,但却符合宇文敏之的风格。

看没有收到意想的效果,幽冥手气乎乎的转身走向主位坐了下来。“谁是你爷爷,别乱攀亲,你爷爷可是早死了。”

“韵琦的爷爷好。”影毫不在乎,应对自如,眼前这个老人,他的眼中没有恶意,有的只是伤感与欣赏,是的,这个老人似乎欣赏他。

幽冥手抬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落落大方的男子,眼里满是笑意,好好好,这个男人,他喜欢,配得上韵琦。

冷静、自持,还不缺少幽默感,最主要,他注意到了,这个男人一直站在韵琦的右前方,那个位置是最好的护卫位置,他的举动很是自然不像客意为之,看样子,这个男人,对韵琦也是上心的。

“哈哈哈,好一个宇文敏之,韵琦的眼光不错,来来,别站着了,坐吧。”一改刚刚的别扭,幽冥手笑的可乐了。

“爷爷……”幽冥手的话,让韵琦不好意思了,快快的离开影的身边走到幽冥手身旁,哦,爷爷认同了影,是件好事。

影依就如顾,没有因为对方的满意与欣赏而表面出得意与高兴的神色,那不惊不喜的样子更是让幽冥手欣赏了,这个年轻人真不错,小小年纪气场却强大的很,在他这个老江湖面前一点怯意都没有。

“宇文敏之,你要知道,我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儿。”满意归满意,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。

“我不能建一个燕子楼,但一定可以护好燕子楼。”话里的含义似乎只有影与幽冥手明白,因为韵琦正一脸不解的看着两个人,影回答了爷爷的话吗?

下堂王妃 https://m.lnwow.net/info-14575/